苍老的欧洲,哪里的中产阶级都是水深火热

和师姐吃饭,北大 09 级的宝宝,广告系在英国读书并且留下来,已经拿到了签证 5 年,去年已经拿到了英国永居,
标准的英国中产阶级,5 年前在伦敦见过一面,现在又在伦敦打卡一面,
5 年前在一家广告营销公司,现在还在一家广告营销公司,已经跳槽了。
中国人的小公司,但是可以顺利地按照流程地说明,
在欧盟、英国境内找不到这个公司需要的人才,因此需要工作签证的 Quota。
师姐的公司就是这样的小作坊,3 个人,老板负责公司的客户管理和 BD,
他们负责英国品牌、商场的中国微博、小红书还有微信公众号的品牌宣传。
这是一个很小众但很稳定的生意,一年 2 个稳定客户,3 个人的工作室,老板拥有他们,核心竞争能力就是客户关系。
她说,中国人和中东人是主要市场,主要是人多土豪多,来伦敦装逼的土豪特别多,
这些百货商场的重点韭菜。
师姐来伦敦 5 年工作,1 年研究生,年薪 36k,不高不低,属于低水平中产阶级,
一个月月薪 3600 磅,扣税扣社保 2500 磅左右。
好低,我说,
她说,但是够用,要啥自行车,你以为都像国内创业???

我最嫌弃老牌资本主义世界的地方,就是集体吃老本,而且是机制性的吃老本
我们在的区域,瑰丽酒店,可谓是伦敦最核心的区域了吧,垃圾还是遍地都是,
师姐说这算是好的了,你没看到其他地方,真的没有任何预算来聘请环卫工人吗?我问?
她说好像他们西方人并不觉得,市容市貌那么重要,那么有优先级。
我非常不同意,我说着又他妈是跑路逻辑。
但是可以这一点跑路,即可推知更多的公共服务都需要靠自己、社区以及富豪和中产各自管理各自,
松弛的不仅是市容市貌,还有医疗,还有就业,还有人民对增量的期待
她说没有期待,他们不靠这个活儿,他们更松弛,他们的人生目标和我们东亚卷逼不一样,
师姐选择成为他们的一员,脚踩西瓜皮,活在当下,我觉得挺好的,硬币有两面嘛

伦敦宝宝,居大不易,我们也就吃了两个主菜,2 个前菜,2 个蔬菜而已啦啦啦啦,
20% 消费税,15% 的服务费,关键是由于汇率特别夸张,就感觉很可怕。
一共小 200 磅,我居然觉得没有吃饱,旅行者预算告急啊啊啊啊啊。
我们在的这个餐厅,也就属于英国市中心传统老街区的 Typical 英国传统餐厅,并不算任何米其林,
只不过是 Rosewood 的品牌比较好,居然要这么高诶,只是简单吃点儿。
师姐说平时都自己做饭,一周 50 磅生活费够,但是你要出去吃,就真架不住,
无论一个人还是 AA,哪怕你再省着点儿,基本上 30 磅一个人是要的。
你想一个人月薪 3000 磅,税前这个,税后 2000 磅,怎么够啊,架不住天天吃。

中产阶级最丰富、比重最大的发达国家,特别是英国的伦敦和美国的纽约,其实中产阶级的日子特别受物价的影响。
房租、水电气、基本生活消费品、交通,占据 1000 磅,自己的精神文化消费娱乐社交旅行 1000 磅,就没了。
基本上存下钱的,都是在这里的华人、亚裔、东欧,而本地人可能有父母积累和家族财富,也还行。
要是啥都没有,确实都是手停口停,一般人也不会去啥餐厅。
中产阶级,一个被国内舆论过度美化的词,中产享受的物价、医疗、基础设施、政府服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 ROI
因为你投入了巨大的税收,被小政府征收巨大的个人所得税和消费税,这是发生在你每个月的现金流和生活开支的
你不是老板,你不能囤积收入作为公司费用,也不能自由跑路,让资金全球流动。
你没有现金储备啊,所以你是脆弱的

师姐反复提醒我,一定要当心自己的手机,一定要当心,坚决不要在深夜独自行走,坚决不要在街道靠车道边埋头。
双手拿手机,双肩包🎒也不要背在背后。伦敦警力完全不够,他们最近宣布不接受小偷小摸的案子受理了,
未成年人更是拿着刀子无法无天,所以你需要自己保护自己,这是伦敦的规矩。
我说 WTF,她说还好吧,
我去巴黎,被抢 2 次,然后路上全是 HomeLess 的💩,腐朽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
移民问题、贫富差距、跟随美国的北约、俄乌战争、英国脱欧、欧盟整体一盘棋拖累,这些东西结合起来,
就是苍老的欧洲
师姐告诉我,英国有的,是日不落的余晖,好好品尝,小心自己的手机啊啊啊啊啊啊。
把我吓到了。

More Reading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