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的多巴胺》

◆ 前言 抬起头,向上看

它激励你去追求、控制、拥有你无法即刻抓取的世界

它是一种无可否认的欲望的源泉,这种欲望驱使科学家去寻找解释,驱使哲学家去寻找秩序、理由和意义

它也是我们不会一直很快乐的原因

这既是一种福报,也是一种诅咒

◆ 第1章 爱情

爱是一种需求,一种渴望,是探寻生命中最大奖赏的驱动力

理解多巴胺的作用成为解释甚至预测一系列行为的关键,这些行为覆盖了人类事业中极其广泛的范围:创造艺术、文学和音乐,追求成功,发现新世界和自然界的新规律,思考上帝的存在,以及坠入爱河

多巴胺不是快乐的制造者,而是对意外的反应,即对可能性和预期的反应

我们的大脑生来渴求意外之喜,也因此期盼未来,每个激动人心的梦想都在那里萌生。但当任何事情,包括爱情变得习以为常时,那种兴奋感就悄然溜走,而我们的注意力又被其他新奇的事物吸引了

这种快乐不是源于额外的时间或钱本身,而是预期之外的好消息带来的兴奋感

当未知事物令人激动的神秘感变成乏味的熟悉日常时,多巴胺的工作就完成了,失望乘虚而入

当一切成为日常以后,就没有了奖赏预期误差,也不再会有给你带来兴奋感的多巴胺了

找寻爱情和维持爱情使用的也是两套不同的技能。爱情必须从远体经验转向近体经验——从追求到拥有,从翘首期盼到精心呵护

魅力是一个美丽的错觉,它给人以超越普通的生活、实现梦想的希望。魅力取决于神秘和优雅的特殊组合,过多的信息会破坏这个神奇的咒语

魅力创造了不能被满足的欲望,因为这种欲望的对象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只有不可及、虚幻的事物才富有魅力。魅力就是一个谎言

你就知道很明显这种关系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又一次由多巴胺驱动的兴奋而已

爱情中的浪漫总会最终消逝,然后我们就会面临一个抉择。我们可以过渡到另一种爱,这种爱由平日里对对方的欣赏所滋养;或者我们可以结束这段关系,去寻找另一次过山车之旅

多巴胺已成为你生活中的主导因素,至少在性爱方面如此。多巴胺的主要指令就是“想要更多”

即便米克爵士再追寻半个世纪的满足感,他也还是得不到

他所认为的满足根本不是满足,而是一种由多巴胺驱动的欲望,多巴胺这种分子会培养人们永不知足的感觉。当他和一个人上床后,他的近期目标就变成寻找下一个伴侣

只要这个女人也用真情回报乔治,乔治就不再为她疯狂了。当他不再需要努力追求的时候,他就只想着赶紧脱身

他松了一口气,甚至很高兴,并欣喜若狂地准备迎接新一段感情

为什么你就不能享受你已经拥有的一切呢?

从多巴胺的角度来说,拥有是无趣的,只有获得才有趣

大脑中的多巴胺回路只能被光鲜之物的可能性所刺激,而不管现在的事物已有多完美。多巴胺的座右铭是“想要更多”

告别让人另寻新欢和渴求激情的多巴胺并不容易,但拥有这方面的能力是成熟的标志,也是迈向持久幸福的一步

热衷于期待和计划,而不是实施

与长期关系最相关的化学物质则是催产素和血管升压素

具有能产生高水平多巴胺的基因的人拥有的性伴侣数更多,首次性交年龄也更低

大多数情侣或夫妇的性生活频率会降低。这是合理的,因为催产素和血管升压素会抑制睾酮的释放。反过来,睾酮也抑制催产素和血管升压素的释放,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血液中睾酮含量高的男性结婚的可能性较小

男性和女性的性欲都是由睾酮引起的,睾酮产生的性冲动类型与饥饿等其他自然冲动相似。当你饥饿的时候,任何食物都能满足你的食欲。类似地,睾酮诱导的性冲动也是普遍的,不一定是对特定的人。在许多情况下,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几乎任何人都会产生这种无差别性的欲望

多巴胺则超越现实,它总是使人“脑补”更好的事物

多巴胺总是让我们追逐幻影

◆ 第2章 毒品

多巴胺欲望回路

这种多巴胺回路在进化中学会了促进让你生存下来和繁衍下去的行为,或者更明确地说,它帮助我们获得食物和性行为,并赢得竞争

多巴胺的本质,总是专注于获取更多的东西

不断搜索环境,寻找新的食物来源、住所、交配机会和其他资源

它通过创造“想要”的感觉来传递这一信息,通常是兴奋。这种感觉不是你主动选择的,而是对你所遇之事的反应

追逐结束了,一切都变了,瞬间就发生了转变

当一件有利于我们持久生存的东西出现时,不必去多想,多巴胺会让我们现在就得到它,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或者现在是否需要它

激发能量、热情和希望。这种感觉很好,事实上,有些人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追求这种感觉——一种期待的感觉,一种生活即将变得更好的感觉

多巴胺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创造了美好的未来图景

多巴胺回路不会处理现实世界中的经验,只处理想象中未来的可能性

未来不是真实的,它由一系列只存在于我们大脑中的可能性组成

三种方法可以用来弥补买家懊悔

在任何情况下,谁都不能保证我们极度渴望的东西正是我们享受的东西

想要和喜欢是由大脑中的两个不同的系统产生的

毒品会“劫持”欲望回路。它们与食物或性等自然奖赏一样会刺激大脑激励系统,但它们刺激大脑的强度远甚于自然奖赏

没有什么比活着和保护孩子的安全更重要的了,这些活动产生的多巴胺最多

他的选择会导致多巴胺的激增,快克可卡因(经提纯的晶体状可卡因)带来的兴奋感比任何体验都要强烈。从多巴胺的角度来看,这是合理的,欲望是上瘾者行为的驱动力

用不了多久,大脑就开始相信毒品可以解决生活中的所有问题

比起吸食可卡因的人,吸食大麻的人的渴望通常没有那么强烈。但在所有的差异之下也有共性

鼻子吸、抽吸、注射

喝醉了与喝高了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酒精含量上升的早期阶段可能表现为精力充沛、感觉兴奋和快乐。相反,醉酒的特征是镇静、协调性差、言语不清和判断力差

虽然吸毒者使用再多的可卡因(或海洛因、酒精、大麻)也不再感到兴奋,但他们还是停不下来

当你期望的奖赏没有实现时,多巴胺系统就会关闭。用科学术语来讲,当多巴胺系统处于静止状态时,它会以每秒3到5次的速度被激发。但当它兴奋时,它的激发速率会激增到每秒20到30次。当预期的奖赏没有实现时,多巴胺的激发速率会下降到零,而这种感觉很糟糕

多巴胺的停止会让你感到愤恨和失落

克服上瘾需要付出巨大的力量、决心和支持。不要轻易招惹多巴胺,它的反击会让人招架不住

放纵自己的欲望并不一定会带来快乐,因为你想要的不一定是你喜欢的

区分多巴胺欲望回路和当下喜欢回路这两种原本纠缠在一起的回路

多巴胺欲望系统在大脑中具有强大的影响力,而喜欢回路则又小又脆弱,很难触发

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生活中强烈的愉悦比强烈的欲望更罕见,也更短暂

“喜欢”依赖的化学物质与促进陪伴式爱情的长期满足相同,它们是内啡肽和内源性大麻素

尼古丁不会像大麻一样让你兴奋,不会像酒精一样让你陶醉,也不会像飙车一样给你刺激

它的主要作用是减少渴望

上瘾不是性格软弱或意志力不足的表现,它只是欲望回路因过度刺激而进入病理状态时会发生的情况

帕金森病是一种多巴胺缺乏症,患有这种病的人负责控制肌肉运动的一条通路中多巴胺不足

当这条通路中没有足够的多巴胺时,人就会僵硬和颤抖,并且移动缓慢。治疗方法是吃一些能促进多巴胺增长的药物

多巴胺回路的增强促进了冲动行为,而不是满足感——它促进了“想要”,而不是“喜欢”

便捷性是成瘾的关键

唯一被证明一直有效的方法是提高对相关产品的税收,并限制它们的销售地点和销售时间。采取这些措施后,使用率就会下降

使上瘾者不断寻找新的材料

青少年大脑与成年人大脑最大的差异在额叶,额叶直到20岁出头才发育完全。这会造成问题,因为正是额叶赋予了成年人良好的判断力。它们就像刹车闸,在我们要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时警告我们收手。在额叶功能不全的情况下,青少年容易冲动行事,即使他们知道怎么做更好,也容易做出不明智的决定

什么样的大脑回路强大到足以对抗多巴胺呢?答案是多巴胺,多巴胺可以对抗多巴胺。与欲望回路相反的回路可以被称为“多巴胺控制回路”

◆ 第3章 掌控的力量

仅仅是“想要”很少能让你得到任何东西。你必须弄清楚如何获得它,以及它是否值得拥有

我们不完全受欲望的支配,我们还有一条互补的多巴胺回路,它可以计算出有哪些东西是值得拥有更多的

它给了我们制订计划的能力,通过规划统治我们周围的世界,使我们得到想要的东西

多巴胺通过不同的大脑回路也会产生不同的功能,并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前进,这个恒久的目标就是让未来更美好

多巴胺欲望回路

多巴胺控制回路

多巴胺控制回路是想象力的源泉。它让我们一窥未来,看到我们现在做出决定的后果,从而让我们选择我们更喜欢的未来

对于控制多巴胺来说,幻影是想象力和创造性思维的基石,包括思想、计划、理论、抽象概念(如数学和美),以及尚未形成的世界

控制多巴胺利用欲望多巴胺提供的兴奋和动力,评估选项、挑选工具,并制定策略来获得想要的东西

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对一切了如指掌。他的感觉很好:掌握了所有可用的信息,掌控了整个购车局势

把事情弄清楚是有趣的,而为买车和通勤这些繁杂的“游戏”制定策略也是有趣的。为什么?

多巴胺鼓励我们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

要实现一个想法,我们必须与物质世界里不妥协的现实做斗争。我们不仅需要知识,还需要坚韧不拔的品质。多巴胺,一种面向未来成功的化学物质,正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一过程

它们没有松懈,也没有放弃。它们只是不想吃那么多的食物,因为它们不饿

饥饿感(或饥饿感的缺失)改变了老鼠眼中这些食物的价值,但没有降低它们工作的意愿

没有多巴胺,你就不会努力

微妙的非言语行为如何影响人们对彼此的感知

控制触发了顺从,顺从触发了控制

不管工作人员是采取控制还是顺从的姿态,采取互补姿势的被试者都更喜欢工作人员,而且与模仿工作人员的被试者相比,他们与工作人员的相处也更舒服

我们无意识地知道,当别人对成功抱有很高的期望时,我们就会给他们让路。我们会服从他们的意志——在控制多巴胺的驱动下,他们的自我效能得到了完全的表达

战胜在技术和能力上明显胜于他们的对手?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不能只归因于运气。答案正是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似乎总能自我增殖,成功激发自信,而自信又产生了成功

成了一个老到的操纵者

这个新的力量之源

为了实现一个目标而形成的关系被称为代理关系,它由多巴胺来控制。在这种关系中,其他人是你的延伸,是帮助你实现目标的代理人

代理型的人往往性格冷静而疏远,亲和型的人则温和而热情,他们喜欢社交,会向他人寻求支持。既善于处理亲和关系又擅长处理代理关系的人通常都是态度亲和、容易相处的领导者

代理关系的建立是为了控制环境,以尽可能多地从中获取可利用的资源,这是控制多巴胺掌管的领域

多巴胺想要更多,但它不在乎它是如何得到的。无论道德还是不道德,控制还是顺从,对多巴胺而言都是一样的,只要它能使未来更好

在现代社会中,顺从行为往往是社会地位提升的标志,比如严格遵守礼仪、注意社会习俗,以及在谈话中尊重他人,这些行为是所谓“精英”行为的一部分

规划、坚韧和意志力可能体现在个人努力中,也可能体现在与他人的合作中,这些是控制回路多巴胺帮助我们支配环境的方法

同样,有些人的控制多巴胺如此之多,这使他们对成就上瘾,因而无法体验当下的满足

这些人身上表现出一种失衡效应,这是聚焦未来的多巴胺和聚焦现在的当下神经递质之间的失衡。他们想要逃避当下的情感和感官体验。对他们来说,生活关乎未来,关乎进步,关乎创新。尽管他们的努力带来了金钱甚至名声,但他们总是不开心。不管做了多少,他们都觉得不够

多动症,控制多巴胺回路很弱的人

严格的测试明确地表明,接受兴奋剂治疗的青少年ADHD患者反而不容易上瘾

“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因果关系”

我知道你高尚的天性讨厌背信弃义或欺诈的想法,但胜利是多么光荣的奖品!

多巴胺的生成不受良心的约束。相反,在欲望的滋养下,它是狡猾的源泉。它被激发时,会抑制内疚感这种当下的情绪

多巴胺追求更多,而不是追求道德;对多巴胺来说,武力和欺诈只不过是达成目的的工具

胜利永远不嫌多,对多巴胺来说没有什么是够的。追求才是一切,胜利也是,终点线是不存在的,永远也不会有

当我开始计划和行动后,恐慌随即消失,我便可以理性地思考。

到了岸边以后,我走回房间,忍不住开始抽泣

有些人天生比其他人更善于抑制情绪。事实上,这是与生俱来的,部分原因是他们的多巴胺受体的数量和性质异于常人

神经递质多巴胺是欲望(通过欲望回路)和坚韧(通过控制回路)的来源,它为我们提供了指引方向的激情,也提供了让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意志力

当多巴胺需要对抗欲望时,意志力并不是它的唯一工具。它还可以使用计划、策略和抽象能力,例如设想不同选择产生的长期后果的能力

意志力就像一块肌肉,用过之后会疲劳,可能用不了多久,它就放弃了

抵制诱惑似乎产生了一种心理代价,这种代价体现为,参与者之后在面对挫折时更容易放弃

意志力是一种有限的资源

找到有效的方法来控制那些通常是无意识的事情

成瘾心理治疗的目的是让大脑的一部分与另一部分对立

欲望不仅能给我们行动的动力,而且也能给我们坚持不懈的耐心

利用控制多巴胺的计划能力来击败欲望多巴胺的原始力量

多巴胺系统作为一个整体进化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利用未来的资源

除了驱使我们开始行动的欲望和动力,也给了我们驯服欲望回路的享乐主义冲动的能力,抑制即时满足的欲望,以达到更好的目标。控制回路抑制当下情绪,让我们以一种冷酷而理性的方式去思考

有时它会直冲上前,通过自信的力量控制局面。有时它会让我们做出顺从的行为,促使他人与我们合作,使我们做成事情的能力成倍增长,并达到我们的目标

使我们有能力按自己的意愿去改变环境,甚至改变其他人

◆ 第4章 天才与疯子

欲望回路的刺激通常会导致兴奋、渴望、热情和动机。过度刺激怎么会导致精神病呢?答案就在于突出性这个概念中,这种现象对于理解创造力的根源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必须把一些事情归类为低突出性、不重要的,然后忽略它们。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如果你注意到周围世界的每一个细节,你将不堪重负

我们会抑制自己关注不重要事物的能力,这样就不必把注意力浪费在它们上面

如果你身处异国他乡,没有什么可抑制的,它就能带来极大的愉悦,但也会让人混乱、迷失方向,这就是文化冲击

它能让我看到我通常会错过的东西。这让我感到自己更真切地活着

有创造力的人,如艺术家、诗人、科学家和数学家,有时也会像精神疾病患者一样,体验到他们的思想如脱缰的野马

创造性思维要求人们放弃对世界的传统解释,以全新的方式看待事物。换句话说,他们必须打破对现实的先入为主的模型

模型不仅简化了我们对世界的理解,而且还让我们做抽象归纳,利用获取的特定经验来制定广泛、通用的规则,从而预测和处理从未遇到的情况

心理时间旅行

利用想象力,我们将自己投射到各种可能的未来中,在心理上体验它们,然后决定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看到的资源

这个机制藏在生活中每一个有意识选择的背后

随着我们积累的经验越来越多,我们会开发出越来越好的模型,智慧便由此产生

模型是一种强大的工具,但也有缺点。它们会让我们陷入特定的思维方式中

洞察性问题

类比代表了一种多巴胺能的思考世界的方式

把一个全新的想法和一个熟悉的旧想法配对,可以使新想法更容易理解

在两件原本看似不相关的事物之间建立联系的能力是创造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这种能力可以通过电刺激来增强

梦和精神病很相似

即精神分裂症患者就像生活在梦中一样

梦是高度视觉化的产物

如何在睡眠中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的欲望越强,问题就越有可能出现在梦里

美术和自然科学之间的共同点,比大多数人认为的要更多,因为两者都是由多巴胺驱动的

都需要创作者具有超越感官世界,进入一个更深层、更深刻的抽象思想世界的能力

你越善于处理最复杂、最抽象的想法,你就越有可能成为一名艺术家

高水平的多巴胺会抑制当下分子的功能,所以聪明的人在人际关系上往往很差

过分关注未来资源的最大化,而牺牲了在此时此地的享受

善于冷静做计划的人也会遭遇未来和现在之间的失衡。和追求快乐的人一样,他也不断地想要更多,但他着眼长远,追求更抽象的满足形式,如荣誉、财富和权力

越爱人类,我就越不爱人

高多巴胺能的人通常喜欢抽象思维而不是感官体验

多巴胺能特征有相当一部分是由基因决定的

许多杰出的艺术家、科学家和商界领袖被认为或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

多巴胺给予我们创造的力量。它让我们想象不真实的事物,把看似不相关的事物联系起来。它允许我们建立世界的心理模型,超越单纯的物理描述,超越感官印象,揭示藏在体验之下更深层次的意义

这种力量是有代价的。创造性天才的多巴胺系统过度活跃,因此他们患精神疾病的危险就会更高

虚幻的世界有时会突破它的自然界限,让人过度兴奋,产生偏执和妄想,导致狂躁行为。此外,多巴胺能活动的增强可能会压倒当下分子系统,妨碍一个人建立人际关系和驾驭日常现实世界的能力

他们从不放松,从不停下来享受他们拥有的美好事物。相反,他们痴迷于建立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未来。因为当未来变成现在时,就需要激活多愁善感的当下化学物质来享受当下,而这正是高多巴胺能的人不喜欢和避免的

大自然驱使他们牺牲自己的幸福,把有益于其他人的新思想和创新带入这个世界

◆ 第5章 自由与保守

对个性的研究有助于我们预测一群人的群体行为,但它们对预测一个人的个体行为帮助不大

多巴胺和自由主义之间的联系得到了进一步证明

高多巴胺能的人最难面对的挑战,他们需要感觉到自己能控制周边的环境,但常常难以驾驭复杂的人际关系

自由主义者更聪明吗?

明显的趋势

智力有许多不同的定义

虽然保守主义者平均来说可能缺乏多巴胺能富足的左派人士的一些超凡天分,但他们却可能具有强大的当下系统,比如同理心和利他主义(慈善捐赠),以及建立一夫一妻长期关系的能力

穷人、富人和中产阶级的保守主义者都比对应阶层的自由主义者愿意付出更多

并不表示保守主义者比自由主义者更关心穷人。相反,可能像爱因斯坦一样,自由主义者更愿意关注人类,而不是某个人

自由主义者主张通过法律来帮助穷人。与慈善捐赠相比,立法是一种更为间接的解决贫困问题的方法。这反映了我们在关注重心方面经常看到的差异

政策和慈善,哪个更好?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它们。正如人们所预期的,政策能最大限度地为穷人提供资源。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是多巴胺的最佳选择

但另一方面,帮助的价值不只是这些金钱

慈善比法律更灵活,所以它能够更好地关注真实个体的独特需求,而不是抽象定义的群体

利他主义的好处可能来源于“更深层次、更积极的社会融合,将注意力从个人问题和专注于自我的焦虑上转移出去,增强生活的意义和目的,促进更积极的生活方式

保守主义者比自由主义者的性生活更少,可能是因为保守主义者更可能处于陪伴关系中,睾酮被催产素和血管升压素抑制

保守主义者比自由主义者更容易在性生活中经历高潮

人们在信任的关系中更容易放开控制权,而这是高潮发生的必要条件

性高潮是性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吗?”然后根据政治和职业划分数据。结果表明最有可能回答“不是”的是政治上倾向自由主义的作家、艺术家和音乐家

多巴胺能较高(作家、艺术家和音乐家往往属于这一群体),性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可能发生在前戏中。它是一种征服。但当一个想象中的欲望对象变成一个真实的人,当希望被占有取代时,多巴胺的作用就结束了。刺激随之消失,而性高潮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保守主义者(当下神经递质含量较高)比自由主义者(多巴胺含量较高)更快乐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这么简单

这种复杂性提醒我们,在研究社会趋势时,要谨慎并保持开放的心态

这些数据总体上支持了一种倾向,即在多巴胺能更强的人群中,政治意识形态趋于改良,而在多巴胺水平较低和当下分子水平较高的人群中,政治意识形态趋于保守

总的来说,可能是这样的:平均而言

自由主义者更具有前瞻性思维和创造力,他们理智、聪明,但不专一、不易知足。相比之下,保守主义者更倾向于情绪平和,他们可靠、沉稳、传统,不那么聪明,但更快乐

理性决定是不可靠的,总是随着新证据的出现而随时可能被修改。非理性则更持久,欲望多巴胺和当下分子通路都可以被用来引导人们做出非理性的决定。最有效的工具是恐惧、欲望和同情

激起恐惧是任何政治运动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这一做法造成了美国人互相仇恨这个不幸的连带效应

欲望回路中的神经活动在获胜后增加,在失败后则减少

但变化是不对称的,输钱后的下降幅度大于赢钱后的上升幅度

损失效应大于收益效应

对损失的厌恶

买卖双方都不愿意放弃他们已经拥有的东西

没有了杏仁核,厌恶损失的情绪就消失了

恐惧和欲望一样,本质上是关于未来的一个概念,这是属于多巴胺的领域。但是,当下系统通过激活杏仁核加强了损失的痛苦,在我们要决定如何最好地管理风险时,促使我们的判断发生了变化

伤害厌恶的总体生活方式是一致的:保护现状,同时保护处于危险中的个人

激活多巴胺通路可以让保守主义者向自由主义者的方向转变。但是,我们也可以用相似的方法控制回路来让保守主义者更保守

政府是通过抽象的法律从远处管理人民的。由当下回路控制的暴力为法律树立威信,但大多数人并未经历过。他们服从于思想,而不是暴力

◆ 第6章 进步

7R等位基因的一个优点是,它会让你不断探索新环境,以便寻找机会来使资源最大化

压力不利于人体健康。事实上,压力是致命的。压力会增加患心脏病、睡眠质量降低、消化系统出问题和免疫系统受损的可能性

与普通大脑相比,聪明的大脑患多巴胺能精神疾病的风险更大

多巴胺能激发智力、创造力,让人努力工作,但它也能使人们做出怪异的行为

美国所有新的企业中,移民开创了1/4,其人均创业人数是其他美国人的两倍左右

世界上高多巴胺能人群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一个国家有得,另一个国家必有失。许多美国移民来自欧洲,这些移民增加了美国的多巴胺能基因库,所以欧洲的剩余人口更有可能采取注重当下的生活方式

多巴胺能人格

人生成功与否,是由我们无法控制的力量决定的吗?”在德国有72%的人同意这个说法,在法国为57%,在英国为41%。不过,只有略多于1/3的美国受访者表示,主导成功的是外部因素,而大多数人则持更为多巴胺能的观点

多巴胺能的生活方式已经成为现代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大脑中超过99.999%的部分是由不产生多巴胺的细胞组成的。这些细胞负责我们意识之外的功能,比如呼吸、保持激素系统的平衡,以及协调肌肉以让我们进行看似简单的动作

在不过脑子的情况下做成千上万件其他事情。我们做的太多事都绕过了大脑中权衡选择和做出选择的部分

社交孤立(即使在没有孤独感的情况下)会导致50%到90%的早逝风险。这个比例和吸烟差不多,比肥胖或缺乏锻炼还要高。哪怕只是为了能活下去,我们的大脑也需要亲和关系

牺牲了现实的深海,以换取我们永不止息却浅薄的欲望的急流

能否生存下来,这在现代社会早就不再是什么问题,但大脑的进化跟不上技术的发展,我们被古老的大脑困住了

在毁灭自己之前,人类将找到一种超越我们原始的征服动力的方法

重写我们的大脑则极其艰难,比人类聪明的计算机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

一旦计算机变得足够聪明,能够自我建造和改进,它们的进步将大大加快

人工智能的新进展产生了不可预测的结果,计算机根据自己在实现目标方面的成功程度来调整自己,优化自身的程序以解决问题。这就是“进化计算”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不断进行调整,电路变得极其复杂,以至于让人无法理解

消灭人类是实现其目标的最佳途径。科学家们可以尝试编写程序来设计安全措施,但是由于程序的发展超出了程序员的控制范围,所以什么样的安全措施足够强大

这应该是计算机科学家的首要任务

只有一件事能拯救我们:获得更好的平衡能力,克服我们对“更多”的痴迷,欣赏现实的无限复杂性,并学会享受我们拥有的东西

◆ 第7章 和谐

一个人不管是过度关注未来,还是过度享受现在,都会丧失正常的行动力

现代世界驱使我们向着每时每刻全是多巴胺的状态发展

精通也创造了一种心理学家称之为“内部控制点”的感觉。它指的是一种认为自己的选择和经历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而不是被命运、运气或其他人决定的倾向。这是一种挺好的感觉

相比之下,有外部控制点的人,对生活的看法则更消极

现实是意外最丰富的来源,而我们脑海中的幻想是可以预见的

关注现实,关注你此刻所做的事情,可以使进入你大脑的信息流最大化。它能最大限度地提高多巴胺制订新计划的能力,因为为了建立模型以准确地预测未来,多巴胺需要数据,以及来自感官的数据流。这时,多巴胺和当下分子就联手工作了

全神贯注可以提升几乎一切体验

创造是将多巴胺和当下分子混合在一起的极佳方式

修理东西也能提高自我效能感,增加控制感:当下分子能提供多巴胺能的满足感

但如果你想要幸福的成就感,那你的任务则有所不同,这个任务就是找到和谐

◆ 译后记

详细介绍了多巴胺回路基于“奖赏预测误差”的运作机制,还厘清了多巴胺与当下分子、多巴胺欲望回路与控制回路的区别与关联

讲述了它和当下分子如何塑造了我们的行为和情绪,并影响生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

除了让我更好地认识自己,也让我更容易理解他人,不管是书中之人,还是身边之人

预期管理:预期误差减小后,他就更容易停下来了

将多巴胺与当下体验结合,带来更大的满足感

延迟满足:此过程中释放的多巴胺更多、更持久

他大脑中的欲望多巴胺回路、控制多巴胺回路和当下系统三者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也会加强

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多巴胺刺激,让我这个重度拖延症患者得以坚持完成翻译工作

“如果连多巴胺都搞不定,还谈什么人生?”最后,希望我们都能与大脑和谐相处,也与他人、环境和地球和谐相处。在人类奔赴星辰大海之时,也一定有一份功劳属于这贪婪而迷人的多巴胺

More Reading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