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陷入到宏大叙事的垃圾堆里

在过去三年里,兵荒马乱的,除了几千个人一起交流业务、赚钱、投资外,达叔这个社群,还解决了部分人的看病、买药等问题。
当时成立的时候,有想到这个事么?
没有。
一些专家、院长、主任、医生、其他医疗从业者,也都非常热心,这一点在其他社群,极难看到。
还有人,链接到一些医疗专家,拿着专家的专利,一起创业了。
以下内容,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一定对,随便看看。

1
专家也很开心。
为什么?
原来的专利,躺在抽屉里,总觉得有价值,却每天都很忙碌,没人来帮他操作。
而合作操盘的人,也很有成就感,原来就是做这块业务的,有了专家的站台、背书、专利加持,能做更多生意。
以前这双方,能链接到彼此么?
几乎没有机会。
即使敲门、陌拜,见到了,双方也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敞开心扉。
效率极低。
这就是达叔这个社群,每天3000字,做信任前置的重大意义


传统的打法,是手里有产品,去陌生拜访,去请客吃饭,去送礼,慢慢磨,慢慢建立信任。
达叔的打法是,不断展示,不断披露信息,不断筛选,搞信任前置,先有了信任,再见到人,再做具体的项目。
顺序倒过来,也能做生意。
而且,效率更高,成本更低。


这套打法,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达叔十几年前,参加的一个大外企内部销售培训会议,对方站在学术的角度上,搭建的信任模型。
从陌生、到熟悉;
从熟悉,都信任。
背后的衡量指标,是信息。
而信息又分为公开信息、半公开信息、隐私。
如何推动模型前移?
通过交换信息。
这套逻辑,十几年前对方教达叔的时候,有想过达叔,在十年后,能应用在自媒体的打法上么?
不会。
讲课的老师,教的时候想不到;
听课的达叔,学的时候也想不到。
但,信息、认知,有一个外溢的过程,如果这个内容被你深刻理解了,内化了,吸收变成自己真正的一部分了。
就自然,能够开花结果,能结出新的果实。
就如同,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他在分享自己做苹果手机,那种极致的简约之美,来自于上学时,学的字体设计。


所以,一个个具体的项目、具体的思想、具体的认知,才会创造新的财富。
不要陷入到宏大叙事的垃圾堆里。


宏大叙事,目前处于过剩的状态,整个世界极其割裂。

2

你可以把类似的故事,当成一个段子听,也可以当成一个严肃认真的宏大与个体的选择听。

达叔以前写,宏大是宏大,你是你

就是尝试警惕自己,不要轻易陷入宏大叙事,不要陷入巨物崇拜症。

俄乌冲突,你支持谁?

以哈战争,你支持谁?

这一点,经常让达叔想起很有意思的一个场景。

达婶出的,二元选择悖论。

在上大学的时候,达叔就赚钱了。

等上到大三的时候,达叔暑假开始去头部外企,额外赚了一些钱。

达婶说,上海的夏天,太热了。

宿舍里,还没有空调。

要不,咱们搬到外面,租房子住吧。

达叔楞了一下。

达婶继续说,出去住,每天早上,我给你做三明治吃,给你弄牛奶,每天给你做好吃的。

达叔立马就同意了。

然后呢?

每天早上,是达叔下楼去买豆浆、买油条,买早餐,拎回来给这个姑娘吃。

初期的承诺,连个毛都没有。

这就结束了?

没有。

达婶最拿手的套路是,洗碗和扫地,你选一样。

达叔选洗碗。

等洗碗结束。

达婶问,扫地和换被套,你选一样。

达叔选扫地。

以此类推,如果始终是达婶出题,让我做二选一,是不是能绝大不多的活,都安排过来?

就如同,你要是刚长大,第一次进大城市,第一次去点咖啡。

店员问,砒霜拿铁,砒霜卡布奇诺,你选哪个?

这里的砒霜,是真的砒霜。

注意,你是第一次进城,你是第一次点咖啡,对方给你的两个选项,你是不是选了谁,都是个死?

但如果你的认知,能识破这种二元选择,就应该立马跑路

我选个毛

要告诉自己,始终保持其他的选项

因为很多情况下,对方貌似是在给你选择,其实是把框架,早就已经定死了

你拿到的选项里,无论怎么选,都是损失。

今天星球里,有个家伙,是博士,是某宠物品牌的创始人。

有个东北的工厂老板,拉他入股,他在问股权如何处理、投多少钱、估值、土地租金如何计算。

也列了两个问题。

真实的答案,是这两个问题么?

不是。

真正的答案是,不入股,不合作,不去参与东北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工厂。

否则,钱进去,就出不来了。

在产能过剩的时代,肯定是品牌、流量、渠道、产品运营赚钱,不应该去掺和自己不擅长的工厂。

尤其是,东北的小工厂。

随后,一堆开工厂、搞实业的老板出来分享,也有头部搞股权的律师来分享,给出了自己的专业答案。

都是在这两个问题前,还有其他的问题,需要先回答,先处理。

真实世界的沟通里,遇到任何一个问题,本能的反应是: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否则,对方一张嘴,你一回应,就掉进对方的框架里了,再也绕不出来了。

比如,讨论某个主义的正确与否。

站在这个主义的思考框架里,能讨论出个甲乙丙丁么?

不能。

比如,站在牛顿力学的模型里,牛顿三大定理逻辑是极其自洽的。

但爱因斯坦,进来一脚,就把你模型给颠覆了。

要能跳脱范式,形成自己的思考框架。

对方问,俄乌冲突,你支持谁?

你问他,你今年赚多少钱,明年有什么新项目?中俄贸易激增,你准备卖点什么东西过去?

要聊,就聊深一点,聊具体的行动。

不停留在观念之争。

3

你看到了哈马斯对以色列,大规模火炮突袭。

可以想到什么?

新闻给你推送,韩国紧张坏了。

你看,韩国看到哈马斯对以色列的突袭,有选择支持谁,不支持谁么?

首先想到的是,哈马斯是小弟中的小弟,都算不上是正规军,却能造成如此大伤害,防御系统完全不起作用。

自己的隔壁,是严肃认真的正规军,是体量更大,准备时间更长,活力千倍、万倍规模的。

而且,首尔距离边境,只有40公里,完全在火箭炮的射程范围之内。

于是,韩国在紧张自己。

你看到了这里,哈哈一笑,就结束了。

达叔想到的是什么?

那世界如此动荡,情况如此危急,首尔距离边境如此近,韩国为啥不迁都?

迁都后,躲远一点,至少搬到火炮的射程范围之外,不是安全很多么?

达叔顺着这个逻辑,去查资料。

人家韩国,已经为了迁都这个事,都已经在内部,吵了十几年了。

而且事实上,已经迁了一部分首都功能,到一个新的城市。

世宗市。

这个城市,在火炮的射程范围之外,而且躲在美军的基地后面。

2006年,就开始迁了。

搞了快20年,有搞成么?

没有。

世宗这里,人口从几万人,干到了38万人,体制内的人,也压根都不想去。

全都留在首尔。

首尔至今,仍然是韩国0.6%的面积,拥有1000万人口,占人口的20%,也占全国GDP的21%;

你想到了这一点,还会再讨论,逃离北上广么?

同属东亚儒家文化圈,产业比中国更单一,垄断财阀更严重,社会更内卷,上升通道更少、房价也让人绝望的韩国。

在北方火炮,直接怼着脸的情况下,韩国人从上到下,仍然选择住在首尔。

每年首尔,平均新增5万的人口。

不是流失5万。

迁到世宗去,房价便宜,不好么?

不好。

从上到下,机会都在反对。

产业在这里,利益集团在这里,你不喜欢的高楼大厦,高房价,是你的负债,但是韩国权贵的资产。

你想走?

你走。

韩国人,宁愿被火炮怼着脸,都不愿意走。

甚至,不仅他们不愿意走,还阻止其他机构走,因为人都走了,这里的资产价格,就没人接盘了。

你研究到这一层,还有心思去关心俄乌、哈以么?

没了。

你应该关心,中国的大城市,产业更丰富、战略纵深更大、安全形式更好、增长速度更快。

至少,没有火炮怼着脸。

大概率,会发展的更好

这才是年轻人,该思考的话题。

和自己切身利益,更相关的话题。

More Reading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