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死得更快

今天出门,见另外一个专家。

专家问,你在星球写的CSO模式,从理论上可以说通,但为什么你觉得,你可以做成?

达叔问,你手里有研发出产品么?

专家说,有。

以下内容,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一定对,随便看看。

达叔问,拿证销售了么?

专家说,还没。

到10月底,可以拿到第一个证。

到年底,可以陆续拿到其他几个证,然后,正式进入销售阶段。

达叔问,你觉得等你拿到证,是你开始赚钱的开始,还是你痛苦、噩梦的开始?

绝大部分大专家、科学家创业,最开心的时期,是自己在实验室,闷头搞研发的时间段。

为什么?

因为,产品还没出来,证还没拿到,但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充满了希望。

像谁?

马上快毕业的大学生、硕士生,尤其是名校毕业、学霸级别的。

前段时间,有个星友,在星球里问:

等我毕业了,五年之内,年薪百万、婚姻幸福、一线城市安家、买房、生好几个孩子。

再读个博士,进个大厂,创个业,混个投资圈。

好不好?

达叔只能硬着头皮说,非常好。

能泼冷水么?

不敢。

因为对方和你一样,正沉浸在幸福里,对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了向往。

天之骄子,等我毕业了,这个宇宙都得臣服在我的脚下。

事实上呢?

星球里,学校更好、年薪更高、世界500强工作的高管,已经创业成功的小老板,也都不敢同时实现这么多目标。

被社会的大铁锤,锤的灰头土脸。

活的战战兢兢,知道任何一个高目标,实现起来,都是千难万难,背后有无限的代价。

就比如,婚姻这个事。

全世界的离婚率,都在往上走,统计数据显示,一线城市离婚率高达40%,北京是50%。

你问毕业留北京的大学生,你会离婚么?

问卷都显示,自己这么牛逼,这么会经营感情,即使感情出了问题,也会努力修复,肯定不会离婚。

却忘了一件事,感情出问题,你只想到你努力,你想过,你的对象努不努力么?

如果你的对象,和你一样努力,你的小三、你对象的小三,人家就不努力么?

都很努力。

但是,很多人还年轻,压根就没想过,这么复杂的局面。

于是,都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竞争的残酷。

这个世界,不是单次博弈、而是重复博弈、还是多人的重复博弈。

生意,是一个系统,一个环节崩了,整个业务可能都无法交付。

但你之前,只在实验室,你能想到的世界,就只有我的技术多么牛,我的成本多么低,我的路线多么新奇。

我,真是个天才。

产品一出,谁与争锋?

事实上呢?

产品一出,可能压根就没人搭理。

得求爷爷、告奶奶,免费试用,人家客户才愿意给你一个露脸的机会。

专家说,我这是创新类产品。

达叔说,你不创新还好,在这个时间点,真的搞创新,那可能死的更快

比如,人家都是化学发光,是传统项目,在各个省都有既定的医保收费编码

产品出来,就能直接套用既有的编码。

假如你的方法学,都是创新的,甚至靠不进任何一个既有的编码,那你怎么收费?

还得重头,去建收费编码,去搞医保。

是你自己搞,还是渠道商帮你搞?

如果是你自己搞,你有钱,有时间,有队伍么?

如果是渠道商帮你搞,凭什么信你,把这些东西搞出来,你不给代理权,不是被你白嫖了么?

一下,卡住了。

等你搞完这一步,又出现一道门槛

各个省,都有自己的挂网平台,你还得把产品,弄到挂网平台里

如果没有挂网,各个医院都不会要,你还是卖不了。

那你去挂网,可不可以?

省平台说,网是可以挂,请出示你的用户名单,至少在这个省,装机十台以上。

没有装机名单,不好意思,挂不了。

那你去医院装机。

医院的客户说,请出示一下你的挂网流水号,如果连网都没挂成,我们不要你这个产品。

看到了么?

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因为没有鸡,所以没有蛋,也因为没有蛋,所以没有鸡。

这是显示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你觉得,对你的创新产品,有利么?

专家说,第一次听说。

达叔说,类似这样的困难,后面还有很多关要过。

等你全部省份,挂网、编码之类,通过各种途径,终于跑通了。

是不是终于能喘口气了?

不行。

因为全国的UDI编码,又出来了

没有这个码,你这个产品,连上市销售的机会都没有。

专家问,我们搞注册的同事说,有人干这块业务。

达叔说,有。

我前段时间,在交大医院上课,有个同学开医疗软件公司,就是专业做这块的,算是头部。

但是,有很多人找不到靠谱的服务商,这块业务,以后每年都要更新、维护。

这块不维护,一个码没搞定,整个业务,可能都崩了,卖不了。

这种事,发生过么?

有。

达叔见过某个外企,多年前因为内斗,各种裁员,把搞注册的人也给撸掉了。

结果,注册证过期了,忘记续。

一年几个亿的生意,全没了。

等把注册证重新弄好,市场份额丢完了,客户和对手,都不会等你,也不会给你机会。

大家以前,生活在一个经济高速增长,各个行业都在扩张的时代,很少经历停滞、衰退的数据

但是,完整的生命周期,就应该是起步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

你的业务,从零起步,假如做到了1.5个亿,明年你能做到多少?

你认为是2个亿。

但有的公司是,掉回7000万。

产品质量,供应链有问题么?

没有

销售团队,利益分配不均,带着渠道和客户,哗变了。

达叔讲的这些事,都是身边真实发生的案例

只是,你沉浸在实验室的幸福里,不知道外面这些糟心事

专家说,有了UDI全国统一编码,对我们这种新企业,我觉得是利好。

达叔说,利弊都有。

很多传统巨头,原来同一个产品,在不同的省份,因为收费不同,所以利润空间不同。

两年后,这种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打法,你可能无法享受了。

但那些已经做起来的企业,也会因为各个不同省份,价格尺度不一样,一些低价的省份,会拉垮高价的省份。

会重新洗牌。

不接受这个现实的企业、渠道,可能会被淘汰掉,那就有新品牌的机会。

但这种博弈的机会,在前面安徽、江西等省份搞集采实验的时候,已经把侥幸心态打掉了。

接下来,价格都会往死里搞。

这个领域里的操盘手,拿很多地盘,都在练手,制定各种规则,来驯化玩家。

让玩家,跟着他的政策走。

一招不行,再换一招,一直到大家基本都接受这招,迅速推广到全国。

你作为初创企业,指望集采,一口气二十多个省份,你搞个低价,把老牌企业干趴下。

人家操盘手,是这个想法么?

不是。

人家做事的初衷,不是为了干趴已经长大的医疗巨头,而是为了让巨头听话,积极降价,降低医保支出

不是为了把辛苦长大的企业巨头,给干死。

那如何让巨头听话降价,同时还不会被误杀?

把同一个赛道里,各个玩家,做一个排名。

第一梯队的厂家,进入A组;

第二梯队的厂家,进入B组;

第三梯队的厂家,进入C组。

A组的厂家,只要你们降价达到一定比例,就有资格,瓜分这个赛道里的70%市场份额。

B组的厂家,你们降价满足要求,就有资格,瓜分这个赛道的20%市场份额;

C组的厂家,都是行业里的小玩家,市场份额低,你们即使降价,也只能瓜分剩下的10%。

逻辑是什么?

让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只有市场份额最大的玩家,配合降价,才能实现降医保支出的目标,而又不会损害头部企业的命脉,没把他们干死

不配合,怎么办?

从A组,踢到B组;

从B组,踢到C组。

也就是说,一个刚刚入局的小玩家,面对这套规则,成功崛起的概率,是变得更高了,还是更低了?

专家说,感觉更低了。

达叔说,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

一方面,操盘手通过各种新规,在保证降低医保支出的前提下,又要提高产业集中度

从需求端的垄断,培养供给端的巨头

另一方面,必然会某个程度上,打压了一定的创新,挤压了创新小企业的生存、成长空间

至少,是增加了运营成本

这些内容,你之前听过么?

专家说,没有,几乎都是第一次听。

达叔说,这就是很多创新起步的小企业,面临的困境,自己单独养不起政策解读的部门。

但是,你不研究这些政策,很容易跟不上,又容易挂掉。

那政策解读,能不能共享?

这某种程度上,就是达叔星球里写CSO的一个部分,除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外,还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是决定生死的。

很多人,是不知道自己需要,一定要等到自己吃亏,才发现,自己跑偏了。

More Reading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